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禪修班功課:學佛分享

學佛的緣起 

2年前的新春期間,陪內地來港旅行的同村兄弟到仿傚唐代建築的南蓮圓池遊覽,順道參觀了志蓮淨苑。踏入苑內,內心突然有份莫可銘狀的平靜,沒有宗教信仰的我,當在觀世音菩薩前閉目合十的時候,半生人的片段居然一幕幕不斷地在眼前飄過,善事盡做,壞心眼有過,得到了,又失去過,突然眼淚、口水、鼻涕一齊來,像個在菩薩面前懺悔的罪人,又像個剛從萬里紅塵浪蕩回家的浪子在向著親人哭訴離家後的種種辛酸。後來聽一位佛教徒的朋友說起,若在佛像前感覺祥和即與佛有緣,若感覺驚惶不自在則俗話說的身有屎,若感覺悲傷則前輩子是佛弟子。

接待完友人,接著隔日陪家人北上到韶關旅行去,莫名其妙的是,居然到了不在行程之內的雲門山大覺禪寺與禪宗發祥地曹溪的南華寺,俗話說:佛渡有緣人。是離佛又近了一步?佛門會是我無根煩囂心靈的依靠? 

就這樣,下定了決心去接觸佛家。在志蓮淨苑得到了我認為是佛菩薩的感召,於是順理成章就在志蓮淨苑學習,由禪修初班開始去認識、去了解佛家。 

禪修也有年半了 

人生是苦,不必佛家來說,活了半輩子人的我,當然明白人生是苦遠多樂,然而,我從佛學中學到了因緣,無常,當下。這些放在以前都是人云亦云,好空泛,甚至引用來掉掉書包而已,而今,有了深刻的領會。

修習了大半年,才知道佛教有藏傳、漢傳、南傳之分,而現今自已修的是原始佛教,即小乘佛教或南傳佛教,卻原來,原始佛教並沒有觀世音菩薩之說。開始時的確有點介懷,這與自己一直以來的認知出現了相勃與抵觸,後來學習了佛家核心理論之一的十二緣起,開始明白一個道理:所有事情都是必然的,沒有偶然,所有事情更不會無緣無故;更深信,我所遇到的必定是最好的安排。一如想接觸佛家,居然安排我從最原始的原始佛教開始,一念及此,驟覺生命雖是苦,但也可喜,有令人感動的地方,漸漸地釋懷了。全心即是佛,佛菩薩就在心中,學習知識應拋棄門戶之見,學禪應不拘形式,不拘一格,生活處處是禪意,人人可修禪,不論你是耶儒回道等等都可以,我是這麼的認為。

佛,即覺悟了的人。

佛學於我而言,是部充滿智慧的人生哲學課。禪修並不神秘,也不離地,反而非常貼地,一如大科學家愛思斯坦所說,佛學是最接近科學的論說。

對十二緣起開始萌芽
緣起即因緣,又,世俗說的因果,是也。

我理解的因果,並不是什麼的種善因得善果,追求今生來世福報之類的世俗化的道德說教!關於這方面,我傾向於相信,人只要管好自己,活好自己,已是對社會,乃至對人類最大的貢獻。因果,我的理解是,我們經歷或做過的一些事,或遇到的一些人,也許要教會我們令我們去領悟一些什麼,也許要協助我們去完善眼前或日後的一些情況。一個果由無數的因所牽引,所有事情不會無緣無故,總有他的內在邏輯,只是我們自己愚痴弄不清楚而已,科學的說法,類似於混沌理論。難怪連大科學家也會說,佛教是最接近科學的。

禪修最強調的是保持覺知 

覺知,我的理解就是觀照當下。 世間萬事萬物皆不能永恆, 沒有任何事情是我們能夠掌握,能夠掌握在手的趨於零,惟有做好當下,活好當下。有人說,佛家因而太過虛空了。其實照我理解,空即是放下、捨離的意思,只有放下該放下的,惟如此,才可輕鬆上路,有捨才有得,有得就會捨,越得越捨,越捨越得,生生不息。

一直以來,我都習慣於自以為理性的線性思維,然而,佛陀告訴了我,這是一種妄想,妄想會令我一直受困於鬱鬱不解的心境,而不能自拔,現實是非線性模式的,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一切都只在於當下。

人活於世最大的困惱,我相信莫過於「我執」,最大的敵人也是「我執」,佛陀告訴了我,這個「我」根本不存在,「我非我」,「我」只是妄想而來,只有忘了自己才能真正看清自己,無論身內或身外。當這個「我」不存在,自不會有執取之心,沒有了執取之心,不計較得與失,自必能夠得到更多,是謂有捨有得。為什麼有些人會在一些領域上取得成就?他們大都有個共同點,就是可以做到了「忘我」。當你專心一致,廢枕忘餐廢做著同樣的事,是沒有不成功的道理,我從沒見過這樣的人是不成功的,一個也沒有。

生老病死,是必然的,沒有人能夠例外。 

曾經,若父母、親人病痛,我會惶恐不安,擔心這擔心那,而今若然知道有親人生病已沒有以往的慌亂,甚至得知有親戚病重或聽到某人故去,我心情都是可以淡淡然,感覺有點麻木不仁,出現這種思想上的變化,自己想一想也覺恐怖!直至想起有一次跑步時,看到了路邊有破碎了玻璃瓶,我居然會停下來動手清理,甚至因此割傷了手而滿手鮮血,看著滿手鮮血,我沒有抱怨,也沒有不憤,反而有種喜悅的感覺,放在以前, 別人的事與我何干,我避開跑過就算了;甚至而今打坐的時候,都會祝福所有眾生。這時候終於明白,我的麻木不仁,不過是世俗的麻木不仁,對生命的慈悲並沒有因對生老病死的麻木不仁而減少,反而越發強烈。想起了法國哲學家卡繆在小說異鄉人的一個論點;老母親去世,不七情上面悲痛地嚎哭就是一種原罪?!

苦集滅道,世事無常

當開始明瞭生命的真諦,我選擇更積極地更好地去規劃今後的人生。46年的人生仿如昨日,無論是日落還是日出,太陽仍舊是那個太陽,時光並沒有因日出日落而流逝,流逝的是我們自己。

生活充實的另一面,可能就是累死,然而,我快樂。

每天早上六點多就爬起床,要麽到健身室做GYM,要麽跑步,要麽到海邊打坐冥想靜思己過,八點回家更衣上班去,六點下班,接著的是另一份咖啡廳的兼職,回到家後看一回書或報紙,凌晨就寢,天天如是。工作之餘,除了運動也不忘進修,逢星期二的禪修班,加上為了日後年紀大之後的打算,星期日晚也進修商業大廈設備維修課程,一星期的時間,排得密密滿滿,10多年,從未如此充實過。這還厭不足,更要求老闆增加工讓我去開拓新的市場。然而,最趁心如意的,大扺就是餐廳水吧的兼差吧,人家付費讓我去學習,既是進修又有收入,真的該感恩了。曾經的心願,年老時開家茶室,做做生意,看看書,跟茶客吹吹水,甚至可以的話寫寫書。 一念及此,更令我相信,生命中所遇到的,必是最好的安排。

這樣累,為了什麼? 

平淡無聊是一場生死,青燈古佛是一場生死,燈紅酒綠依紅偎翠是一場生死,奔波勞累同樣也是一場生與死,白了說,人到最後都是死路一條。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如何選擇沒有好與不好,一切在乎你自己內心真實的選擇。風吹幡動,人們在爭論到底是風動還是幡動?六祖慧能說,是心動。萬事惟心,心明見性,全心即是佛。只要是心中所想,所嚮往,自必然可心無罣礙,當心性再無罣礙, 高山景行,色受想行識,皆能随本心而為,到了這一天,了悟了,成佛了。 

想起了《當哲學家遇上心理醫生》最後一節〈智慧總結:平靜禱告〉。覺得蠻歡喜,在這引用一下,無論有否宗教信仰都管用。我稍為改一下,並且用上自己的信仰。當然,你可以用佛陀/上帝/阿拉/夫子,甚至Steven Jobs都可以。如沒信仰,可隱去首句當成自我禱告,當遇上困難或迷茫時,念一念,或許有所幫助。 

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請賜予我勇氣,去改變我可以而且應該改變的;
請賜予我平靜的心,去接受我無法改變的;
請賜予我智慧,去分辨這兩者之間的區別。 

當你擦著彩屏,願意花寶貴的時間讀著這些嘮嘮叨叨詞不達意的囈語, 尤其有將近3千字,這無疑是件苦差,我相信這絕非偶然。若然當中有些文字能夠觸動你的心弦,深信是因為你的因緣觀也如我一樣開始萌芽了,你明白,沒有任何事情是偶然的,一如樹上的種子是不會因為意外而落在錯誤的地方,生命中所有的事情必定都是最好的安排。


祝願諸位看官,歲月悠然,人世吉安。

6 則留言:

  1. 呆兄,很長的一篇文章,相信花了你不少時間。對佛學我是門外漢,既沒有慧根,也沒有恆心追尋其中隱藏的真理。無論如何,多謝你深入淺出的分享!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謝基哥,看完3千多字,無疑是件苦差。
      源哥前陣子有說起你,有機會的話,約埋一齊跑下步吹下水。
      我現在跑步的心態已完全改變了。

      刪除
  2. http://moodytang811.blogspot.hk/2016/06/2.html
    龍樹
    http://moodytang811.blogspot.hk/2016/07/334413350409.html
    鳩摩羅什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謝大夫!
      初接觸佛家有如入了大觀園,越看越感覺自己的無知與膚淺!
      我現在還是非常非常的皮毛,你說得應是漢傳佛教?讀過了原始佛教,有緣的話也想看看唯心唯識論.知識的學習應該是沒有門戶之分?

      刪除
    2. 漢傳佛教是
      儒釋道三教合流
      中華文化雷會全
      南傳是釋家上座部主流

      刪除
  3. 易懂易明,並非說教.真的,我亞執受教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