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禪修班功課:學佛分享

學佛的緣起 

2年前的新春期間,陪內地來港旅行的同村兄弟到仿傚唐代建築的南蓮圓池遊覽,順道參觀了志蓮淨苑。踏入苑內,內心突然有份莫可銘狀的平靜,沒有宗教信仰的我,當在觀世音菩薩前閉目合十的時候,半生人的片段居然一幕幕不斷地在眼前飄過,善事盡做,壞心眼有過,得到了,又失去過,突然眼淚、口水、鼻涕一齊來,像個在菩薩面前懺悔的罪人,又像個剛從萬里紅塵浪蕩回家的浪子在向著親人哭訴離家後的種種辛酸。後來聽一位佛教徒的朋友說起,若在佛像前感覺祥和即與佛有緣,若感覺驚惶不自在則俗話說的身有屎,若感覺悲傷則前輩子是佛弟子。

接待完友人,接著隔日陪家人北上到韶關旅行去,莫名其妙的是,居然到了不在行程之內的雲門山大覺禪寺與禪宗發祥地曹溪的南華寺,俗話說:佛渡有緣人。是離佛又近了一步?佛門會是我無根煩囂心靈的依靠? 

就這樣,下定了決心去接觸佛家。在志蓮淨苑得到了我認為是佛菩薩的感召,於是順理成章就在志蓮淨苑學習,由禪修初班開始去認識、去了解佛家。 

禪修也有年半了 

人生是苦,不必佛家來說,活了半輩子人的我,當然明白人生是苦遠多樂,然而,我從佛學中學到了因緣,無常,當下。這些放在以前都是人云亦云,好空泛,甚至引用來掉掉書包而已,而今,有了深刻的領會。

修習了大半年,才知道佛教有藏傳、漢傳、南傳之分,而現今自已修的是原始佛教,即小乘佛教或南傳佛教,卻原來,原始佛教並沒有觀世音菩薩之說。開始時的確有點介懷,這與自己一直以來的認知出現了相勃與抵觸,後來學習了佛家核心理論之一的十二緣起,開始明白一個道理:所有事情都是必然的,沒有偶然,所有事情更不會無緣無故;更深信,我所遇到的必定是最好的安排。一如想接觸佛家,居然安排我從最原始的原始佛教開始,一念及此,驟覺生命雖是苦,但也可喜,有令人感動的地方,漸漸地釋懷了。全心即是佛,佛菩薩就在心中,學習知識應拋棄門戶之見,學禪應不拘形式,不拘一格,生活處處是禪意,人人可修禪,不論你是耶儒回道等等都可以,我是這麼的認為。

佛,即覺悟了的人。

佛學於我而言,是部充滿智慧的人生哲學課。禪修並不神秘,也不離地,反而非常貼地,一如大科學家愛思斯坦所說,佛學是最接近科學的論說。

對十二緣起開始萌芽
緣起即因緣,又,世俗說的因果,是也。

我理解的因果,並不是什麼的種善因得善果,追求今生來世福報之類的世俗化的道德說教!關於這方面,我傾向於相信,人只要管好自己,活好自己,已是對社會,乃至對人類最大的貢獻。因果,我的理解是,我們經歷或做過的一些事,或遇到的一些人,也許要教會我們令我們去領悟一些什麼,也許要協助我們去完善眼前或日後的一些情況。一個果由無數的因所牽引,所有事情不會無緣無故,總有他的內在邏輯,只是我們自己愚痴弄不清楚而已,科學的說法,類似於混沌理論。難怪連大科學家也會說,佛教是最接近科學的。

禪修最強調的是保持覺知 

覺知,我的理解就是觀照當下。 世間萬事萬物皆不能永恆, 沒有任何事情是我們能夠掌握,能夠掌握在手的趨於零,惟有做好當下,活好當下。有人說,佛家因而太過虛空了。其實照我理解,空即是放下、捨離的意思,只有放下該放下的,惟如此,才可輕鬆上路,有捨才有得,有得就會捨,越得越捨,越捨越得,生生不息。

一直以來,我都習慣於自以為理性的線性思維,然而,佛陀告訴了我,這是一種妄想,妄想會令我一直受困於鬱鬱不解的心境,而不能自拔,現實是非線性模式的,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一切都只在於當下。

人活於世最大的困惱,我相信莫過於「我執」,最大的敵人也是「我執」,佛陀告訴了我,這個「我」根本不存在,「我非我」,「我」只是妄想而來,只有忘了自己才能真正看清自己,無論身內或身外。當這個「我」不存在,自不會有執取之心,沒有了執取之心,不計較得與失,自必能夠得到更多,是謂有捨有得。為什麼有些人會在一些領域上取得成就?他們大都有個共同點,就是可以做到了「忘我」。當你專心一致,廢枕忘餐廢做著同樣的事,是沒有不成功的道理,我從沒見過這樣的人是不成功的,一個也沒有。

生老病死,是必然的,沒有人能夠例外。 

曾經,若父母、親人病痛,我會惶恐不安,擔心這擔心那,而今若然知道有親人生病已沒有以往的慌亂,甚至得知有親戚病重或聽到某人故去,我心情都是可以淡淡然,感覺有點麻木不仁,出現這種思想上的變化,自己想一想也覺恐怖!直至想起有一次跑步時,看到了路邊有破碎了玻璃瓶,我居然會停下來動手清理,甚至因此割傷了手而滿手鮮血,看著滿手鮮血,我沒有抱怨,也沒有不憤,反而有種喜悅的感覺,放在以前, 別人的事與我何干,我避開跑過就算了;甚至而今打坐的時候,都會祝福所有眾生。這時候終於明白,我的麻木不仁,不過是世俗的麻木不仁,對生命的慈悲並沒有因對生老病死的麻木不仁而減少,反而越發強烈。想起了法國哲學家卡繆在小說異鄉人的一個論點;老母親去世,不七情上面悲痛地嚎哭就是一種原罪?!

苦集滅道,世事無常

當開始明瞭生命的真諦,我選擇更積極地更好地去規劃今後的人生。46年的人生仿如昨日,無論是日落還是日出,太陽仍舊是那個太陽,時光並沒有因日出日落而流逝,流逝的是我們自己。

生活充實的另一面,可能就是累死,然而,我快樂。

每天早上六點多就爬起床,要麽到健身室做GYM,要麽跑步,要麽到海邊打坐冥想靜思己過,八點回家更衣上班去,六點下班,接著的是另一份咖啡廳的兼職,回到家後看一回書或報紙,凌晨就寢,天天如是。工作之餘,除了運動也不忘進修,逢星期二的禪修班,加上為了日後年紀大之後的打算,星期日晚也進修商業大廈設備維修課程,一星期的時間,排得密密滿滿,10多年,從未如此充實過。這還厭不足,更要求老闆增加工讓我去開拓新的市場。然而,最趁心如意的,大扺就是餐廳水吧的兼差吧,人家付費讓我去學習,既是進修又有收入,真的該感恩了。曾經的心願,年老時開家茶室,做做生意,看看書,跟茶客吹吹水,甚至可以的話寫寫書。 一念及此,更令我相信,生命中所遇到的,必是最好的安排。

這樣累,為了什麼? 

平淡無聊是一場生死,青燈古佛是一場生死,燈紅酒綠依紅偎翠是一場生死,奔波勞累同樣也是一場生與死,白了說,人到最後都是死路一條。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如何選擇沒有好與不好,一切在乎你自己內心真實的選擇。風吹幡動,人們在爭論到底是風動還是幡動?六祖慧能說,是心動。萬事惟心,心明見性,全心即是佛。只要是心中所想,所嚮往,自必然可心無罣礙,當心性再無罣礙, 高山景行,色受想行識,皆能随本心而為,到了這一天,了悟了,成佛了。 

想起了《當哲學家遇上心理醫生》最後一節〈智慧總結:平靜禱告〉。覺得蠻歡喜,在這引用一下,無論有否宗教信仰都管用。我稍為改一下,並且用上自己的信仰。當然,你可以用佛陀/上帝/阿拉/夫子,甚至Steven Jobs都可以。如沒信仰,可隱去首句當成自我禱告,當遇上困難或迷茫時,念一念,或許有所幫助。 

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請賜予我勇氣,去改變我可以而且應該改變的;
請賜予我平靜的心,去接受我無法改變的;
請賜予我智慧,去分辨這兩者之間的區別。 

當你擦著彩屏,願意花寶貴的時間讀著這些嘮嘮叨叨詞不達意的囈語, 尤其有將近3千字,這無疑是件苦差,我相信這絕非偶然。若然當中有些文字能夠觸動你的心弦,深信是因為你的因緣觀也如我一樣開始萌芽了,你明白,沒有任何事情是偶然的,一如樹上的種子是不會因為意外而落在錯誤的地方,生命中所有的事情必定都是最好的安排。


祝願諸位看官,歲月悠然,人世吉安。

2016年12月15日 星期四

夢中驀然一照臉,我自網絡託書箋

親愛的馬拉松妹,
見字好。
好久不見!
我們有多久沒見了?
嗯,1年了!

這些日子,你過的可好?我曾不下千百遍的細細想過,當我們再次相逢時,會在怎樣的一個地方。是水仙飄香的漳州?是霧色凝重的國金海傍是維園邊上的中央圖書館是水霧薄煙重重山巒的麥里浩徑?是黃沙漫天飛舞的騰格里?是冰封千里萬里雪飄的貝爾加湖?還是台南油菜花的田梗邊上?是我先在人群中認出了你?還是你先隔著中環快餐店的玻璃呼喊在馬路傍的我?不過,也許我猜的都不對。

12個月,不長也不短,但要令一個人去忘記一些人和事,也是足夠了的吧?所以,說不定你早就忘記了我。說不定即使我走到你面前,對你扮作上百個鬼臉,擠出上千個微笑,對你講述1年前我們的曾經,你可能依然也會對我無動於衷。

然而,即使事實真的是那個樣子,那又有沒有什麼關係呢?!因為最重要的是,在這1年裡,我一直記得你,而且很深。愛,這種感覺,有的時候,就像是獨角戲。所以只要我仍舊記得你,便已足夠了。愛你如初見。

讓我猜猜你現在的樣子。仍舊高傲的如九天玄女?脾氣臭檔如故?或者是裡裡外外完全是另外一個樣子了?反正,不管你變成了什麼樣子,如果我們還能夠再次相遇,敢肯定是我先看出你,哪怕你裝做不認識我。

那麼,你想不想知道這些日子我又都做了些什麼?好了好了,我也不管你本意想不想知道,反正我想告訴你,無論你想不想知。

近年來,我發覺自己慢慢變成了一個孤獨成癖的人,日常生活中的大部分時光,都被自己安排在人群以外游離著,或者一如《偶爾也需要強烈的孤獨》的作者所說:孤獨有時候是正向的沉潛與反芻,冥想出再出發的動力。然而,溫情洋溢、熱鬧至極的畫面,我同樣也會愛的如驚濤裂岸卷起千堆雪。


為了我們的久別重逄,我跟你姐妹溫存了一陣子,是的,真的只是一陣子,只有上半程而已。這半程,是2年來的第一次,是真的。我知道你是不會介意的,娥皇女英嘛。俺又自我感覺良好了。哈~


友儕相約,跑了一場半馬拉松(21KM)2年來最長的一次距離。朋友跑完了貝爾加湖與騰格里的極地馬拉松,叫人艷羨不已。

2016年10月18日 星期二

碎碎念



且跑且想,邊看邊拍,傳說中七分披的閒庭信步,就是這樣被俺老練成的。四分半跑能死,五分沒趣死,六分舒服死,七分披爽死,問你點死。

曾經膝痛,曾經胃炎,胃疝氣又可能會與我一生廝守,而今能夠跑起來,無論是四分披或七分披,於我無別。引用一句古話來說:且跑且珍惜。這彥語無論是跑道上,情場上,職場上,或是人生旅途上,乃至夫妻關係上都管用。

朋友說,玩gym 的人都有自戀狂。我是同意不能更多。當你骨瘦峋嶙,我見猶憐,到唧下多啲肉,唧下又多啲肉的時候,又或當妳波平如鏡,到有日發現躺下來可以像西餐廳的早餐盤上的煎雙蛋一樣,推一下就蕩漾、顫動,怎不叫人自戀,幸福起來!?

去年得了胃炎,為本已纖瘦的身型平添了幾分的瀟湘,就是自己看著也不順目。有人說,瘦仔好難谷肌的,俺就是不信邪。我用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敢說是夏練三伏,冬練三九,星期一到星期七都泡到gym 房去,為了証明排骨仔也能起肌,而今總算略有小成。

我想說的其實是,只要下定決心,全力以赴,加上決心與專注,做任何事情,是沒有不成功的道理。漸漸地明白一個道理,成功與否,與聰明才智沒多少的必然關係。決心不足,專注欠奉,這是我為自己過去的45年人生下的評語。

生活充實的對應面,可能就是累死,然而,我快樂。

每天早上六點多就爬起床,要麽到健身室舉鐵,要麽跑步,要麽到海邊打坐靜思己過,八點回家更衣上班去,五點半下班,接著的是另一份六點到十點的兼職,回到家看一回書或報紙,十二點半就寢,天天如是。加上逢星期二的禪修班,為了日後年紀大後的打算,星期日晚也在進修商業大廈設備維修課程,一星期的時間,排得密密滿滿,10多年,從未如此充實過。

這樣累,為了什麼?

平淡無聊是一場生死,青燈古佛是一場生死,奔波勞累同樣也是一場生與死。花開兩朵,各表一枝。沒有好與不好,一切在乎你自己內心真實的選擇。風吹幡動,人們在爭論到底是風動還是幡動?六祖慧能說,是心動。萬事惟心,心明見性,全心即是佛,只要是心中所想,所嚮往,自必然可心無罣礙。當心性再無罣礙, 高山景行,色受想行識,皆能随本心而為,到了這一天,成佛了。


想起了《當哲學家遇上心理醫生》最後一節〈智慧總結:平靜禱告〉。覺得蠻歡喜,在這引用一下,無論有否宗教信仰都管用。我稍為改一下,並且用上自己的信仰。當然,你可以用上帝/阿拉/夫子,甚至Steven  Jobs。如沒信仰,可隱去首句當成自我禱告,當遇上困難或迷茫時,念一念,或許有幫忙。

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請賜予我平靜的心,去接受我無法改變的;
請賜予我勇氣,去改變可以而且應該改變的;
講賜予我智慧,去分辨這兩者之間的區別。


2016年8月11日 星期四

禪修

機緣巧合下得到了一尊水月觀音菩薩像,歡喜到不得了。

這形態的觀音菩薩像好少有,更難得的是與志蓮淨苑的觀音菩薩像一樣是水月坐姿,當年就是在志蓮淨苑的觀音菩薩像前無緣無故大哭了一場,而對禪宗產生了想法。事後有聽說,如在菩薩像前感覺祥和自在是與菩薩有緣;感覺驚恐,則俗話說的,身有屎;而大哭一場,則前輩子是菩薩的弟子,而今從萬里紅塵浪蕩回家了。

水月觀音,乃是觀音菩薩以蓮華坐姿趺坐在蓮瓣上,蓮瓣則漂浮在海面,觀世音菩薩在觀看水中之月,這種姿勢的觀音一般稱為水月觀音。乃三十三觀音之一。「水月」意為「水中之月」,寓意無相?

菩薩像頭戴寶冠,寶冠上有小化佛。澄澈雙目,八分微閉,氣質高雅。右腳盤腿,左腿屈起,右臂倚在蓮瓣上,左手安放在屈起的左膝上,隱約有幾分不羈又不失莊嚴慈祥,神態悠然自在,瀟灑脫俗,儀容清麗俊美。

學人跑去禪修大半年了。其實禪的思想並不神秘。明心見性、佛在我心,修行不必在寺,更不必拋棄現實生活去進行修煉,處處都是禪,人人可修禪,學禪不拘形式,不拘一格。

有人說,佛家太過虛空了。其實,照我理解,空即是捨,有捨才有得,有得就會捨,越得越捨,越捨越得,生生不息。無無明,亦無無明盡。

一直以來,人們都習慣於線性思考,然而,根據禪宗思維模式,這是一種妄想,妄想會讓我們一直受困於鬱鬱不解的心態,禪宗認為現實並非線性模式,沒有未來,沒有過去,一切都只在於當下。心無罣礙。

人活於世,相信最大的障礙就是「我執」,最大的敵人也是「我執」,但禪宗認為這個「我」根本不存在,「我」只是妄想,只有忘了自己才能真正看清自己,無論內在及外在。其實,這是一面一體,兩面並無二致,即佛門的不二。不二,在好些武俠小說裡的武林高手中,作者都喜歡用上孫不二、陳不二等的名字,曾經不甚解,原來是來自佛家。想超越,就只有做到忘我。禪宗祖庭韶關的南華禪寺門上大字書有南宗不二法門”。

有好多人已將禪宗的思維應用在日常生活上,尤其是在商場、競爭和比賽上。若然夠忘了自我和對手之別,誰就是贏家。因為自我和對手不過是一體和兩個分身。理大前校長潘宗光教授為舉世聞名的科學家,他用科學的角度,以其深厚的學養來敷演妙諦、分析演繹,撰寫了《心經與生活智慧》。日本當代企業精神的圖騰人物鈴木正三,提倡將禪宗與武士道精神結合,他強調的工作坊就是道場,工作就是修行,這是武士道加上職業化精神的東方式闡述。主張各行各業的人士,都應該以禪宗精神,在自己本份的工作上每日精進,以實踐信仰。


有空再說。

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前路漫漫伴我闖

擬好了6年的一封信終於傳了給大老闆。望著Outlook上那個小小的傳送按鈕,忐忑了整整二天,沒看錯,真的是對著一個小小按鈕整整的二天。發送後,發覺自己40多歲了,原來好撚勇敢。踏出安逸,從來都不是易事,尤其人到中年。給自己一個like

朋友都說,一定是有大攪作了。我說,我預了去揸貨van10個有9.9個聽後都以為俺老「鳩嗡」,畢竟,如何不濟,而今名片上也是印著Brand Manger

在公司呆了18年,近年來,每天都是數完手指數腳指,連毛也數埋,有一天,突然發覺自己不知不覺間變成了一條老油條。才40多歲人,一條成了精的老油條,想一想連自己也覺恐怖。滿腦子想到是,要盡快逃離,每個月幾皮野的經常性收入,已不再是重點。不理智?係!

親愛的朋友們,小弟好快會待業,有合適的工作,希望給予機會與關照。

小弟有:貨van牌,可以揸貨van;在專業教育學院磨了4年,有機電工程証書,可以做電工;在時尚飾物行業打滾了20年,由廠務、採購、物流、業務推廣到品牌主管,做sales佬,我是可以的,人家有3吋不爛之舌,我估,我應該有2吋半。什麼工種,我都可以,沒有底線。不是吹水,真的。

看,將身段放下,將要求降低,空間就可以無限大;我甚至考慮到大廈裡挨家挨戶拍門做清潔。這世上是不會餓死人的!我16歲就出來做事,19歲做了個小判頭,23歲開了家山寨廠,27歲變回打工仔,最失落的時候,我曾經在街市裡賣生果。我中三就出來做事,但是,我沒有放棄讀書,由夜中學中一開始重讀,直到a-level、專業教育學院。如果說博覽群書,我不會臉紅。

我已好久好久沒上來BLOGGER了。以上是毛遂自薦,希望有朋友們有機會可以關照一二,但更多的是想說給仍在茫茫然不知身在何處的朋友知。

縱使前路漫漫,不要慌,不要怕,信我,所有事情,總有他的內在邏輯,也許要教會我們令我們去領悟一些什麼,也許要協助我們改善眼前的一些情況。人生沒有所謂成功與失敗,重點是,過程你過癮過,明白了這點,你人就會自在、安寧。佛家說,心無罣礙。

禪門思己身



悠然人世幾許尋,心若浮雲覓依憑。
靜謐禪門思己身,煙雨柔妍洗客塵。

上禪修班時,攝於志蓮淨苑。


2016年1月22日 星期五

房地產之我見

呀阿董伯敲大闊佬腳骨而成立的基金會,發表了關於香港這一畝三分地的土地房屋研究報告,無論喜歡或不喜歡,只要持有物業,或是想置業,也得細心咀嚼。

由呀董伯當年提出了的85,到而今「思歪」上場,無不是圍繞著一個核心問題,也是香港的深層次的矛盾,更是引起社會混亂的禍端——房地產。

85推出時,遇上了亞洲金融風暴與沙士,香港錯過了撥亂反正的機會,到「思歪」上場,與地產霸權惡鬥連連,誰知卻又遇上了金融海潚,美國大印銀紙,再加上強國人仔陰司紙化,西風撞上東風,形成超級颱風,風起了,死豬也飛上了天,形成百年不逢一閏的房地產狂潮。香港若然再不狠下心來,子子孫孫只會在房奴的夙命裡永劫回歸。

土地,無疑是一個社會最大的財富。

殖民地政府以一個外來政權如何有效統治當地人?一個古往今來行之有效的辦法,就是用土地分封「諸侯」,藉著土地的分配,拉攏支持者,來穩固自己的政權,所謂的以夷制夷。回歸了18年,這套扶植霸權的以夷制夷,某個角度變成了是種侮辱,甚至引爆了香港潛藏已久的矛盾。但是,土地分配無疑是統治一個社會最有效的手段,安座廟堂的官爺們絕對深明此理。

得民心者得天下。

得力於民主的進步,扶植霸權的統治模式已變得不合時宜,當年殖民地政府用土地分封諸侯,今後政府用土地攏絡民心,大有機會引用新加坡的房屋政策。以房屋這個人生的最重要的問題作為手段統戰市民、掌控市民。新加坡的組屋,無疑是一套好好的統治臣民的法寶,我一盲毛都看得出,政治家們「沒奶油」不知當中的玄妙。

土地話語權爭奪戰。

政府作為香港最大的地主,加上有龐大的未開發土地,香港的地產市場絕對可以撥亂反正。但是,由於殖民地時期遺下的問題根深柢固,可以預計,今後的社會矛盾將會更加激烈,相關的利益集團將會借題發揮,以各種堂而皇之的理由來綁架建房土地的供應量。例如:房價下跌,中產階級財富大縮水;又如:填海造地,白海豚、寄居蟹沒了,影響環保;再如:開發郊野公園,減少了市民的休閒園地等等。

有人提出論說,開發郊野地段是官商勾結,是明益地產霸權,這種說法是非常膚淺,若然認同的,真的連封閉國度的人民也不如!香港的地產商大都擁有龐大的地土儲備,恨不得政府從此停止賣地呢。然而,作為中共治下的香港,要解決土地重新分配的問題,不過小菜一碟,歷朝歷代的土改一堆案例。18年都無法解決,只是天時問題。

香港的高地價政策將會成為歷史。


房地產作為殖民地統戰手段的任務,已隨專長於地產的「思歪」上場、超人的淡出、地產一哥哴噹入獄,加上丁權問被成為熱話,這一統戰手段,終將壽終正寢。我經常說,除了自住之外不要持有其他物業,但是,有一些是除外,有能力返而是可以增持,這類物業甚至是可以長升有的:辦公大廈、地點優良的購物商場與一些尊貴地段的住宅物業。